一条青鱼z

释小龙x曹骏cp粉,博爱,日常爬墙

悟空传同人之沉香传

沉香从记事开始,就是住在一个叫净坛庙的地方;按照那只怎么看都是一头肥猪的抚养人兼净坛庙的主人净坛使者的说法,八成又是哪个被负心汉抛弃的女子没有能力养他;才把他放在净坛庙的大门口,期望佛祖的垂怜。
每次说道这里,那只肥猪总要骚\\包的甩一下满脑袋的小辫子;年幼的沉香这时候就会爬到他身上,伸出小手去揪他的小辫子。每次都让这只肥猪嗷嗷叫的把他按在榻上挠痒痒,直到外面的庙祝不胜其烦的进来把他们分开。
沉香八岁的时候,七夕的那一天这位净坛使者带着他第一次离开净坛庙去山下赶集;一路上各种漂亮精巧的小玩意儿,让从来没有见过这些的沉香大呼小叫;净坛使者看他喜欢这些,呼啦啦的买了老大的一包扛着。
净坛使者带着他来到小镇的河边,沉香看到河面上飘着无数漂亮的花灯;就拉着净坛使者的袖子问他,为什么河里要放这么多的花灯?
净坛使者这天的心情舒畅,眼睛几乎眯得只有一条缝隙了。
“这是那些有情人的许愿花灯,如果有什么愿望;写在花灯上放出去,神仙就可以看到了。”
“你会一个一个的看?”
沉香对于眼前的这位神仙的表示怀疑。
“当然不会,这个又不归我管。”
净坛使者回答。
后来......
后来啊,这位净坛使者痴痴的望着河里的花灯;似乎在怀恋什么,那种感觉实在是让人无法忽视。
“猪猪,神仙可以实现人的愿望;要是他们有愿望的时候该找谁啊?”
沉香仰着脸问。
净坛使者望着眼前天真无邪的小孩,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哭的是风云变色,月色惨淡。在沉香的新衣服上蹭满他的眼泪鼻涕以后,净坛使者终于哭够了。抱起一脸纠结的沉香扛起一大包小玩意儿,打道回庙。
回到庙里,免不了被老庙祝一通抱怨;收拾干净的沉香爬到榻上,蹭了蹭净坛使者那富有弹性的大肚皮;挨着他睡了。
过了几天,净坛庙来了一个客人;长的不太像人样,很像一只金毛猴子。
沉香第一次看到孙悟空得时候,唯一的反应。
“哇!好大的金毛猴!”
他跑过去,抱着孙悟空的腰就要爬到他的头上。
孙悟空本来也不是什么能把正经八百的装x样维持多久的......猴,既然这小孩不怕自己,自然是有缘人。
他抱起沉香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在净坛庙的屋舍间上串下跳;沉香抱着他的脖子,兴\\奋的大呼小叫。对于他的反应,孙悟空下了一个决定。
“喂,小孩儿;做我徒弟怎么样?”
孙悟空蹲在沉香面前问他。
“唔......”
沉香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了几下,摇头。
“嘿!小鬼头,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得的好事啊!当了我的徒弟,可就是小仙童啦。”
孙悟空使出利诱这一着。
“我不要当神仙。”
沉香的反应倒是很快,不过这出口的话把孙悟空瞬间打成重伤。
“为什么?神仙不好吗?”
“神仙哪里好啊?”
“当了神仙,可以像刚才那样飞来飞去可以长生不老可以帮助很多人实现愿望然后被人供起来敬仰。”
孙悟空利索的说了一堆。
“可是,神仙自己的愿望不能实现。”沉香踢着脚边的台阶,说:“那样的神仙过的不开心,那当神仙还有什么好的。”
孙悟空哑然,他没想到一个小孩子的话竟然这么难以反驳。
只是不管怎么样,沉香最后还是做了他的徒弟;净坛使者知道以后一哭二闹三撒泼的手段轮番骚\\扰以后,做了沉香的二师傅。
转眼到了沉香十岁生日也就是净坛使者捡到他的那一天的日子,孙悟空带着一堆瓶瓶罐罐和一把斧头过来给他庆祝;两个佛门的佛爷那一天把清规戒律丢到一边,喝酒吃肉不亦乐乎。
沉香坐在一边吃着孙悟空带来的那些瓶瓶罐罐倒出来的糖豆子;吃的有点腻歪;就站起来走到净坛使者面前,理直气壮的要礼物。后者摆出一副我很穷的苦比脸色,一边拿出一把三尺宝剑给他。没等沉香伸手去拿,孙悟空大笑着把三尺宝剑打落在地上;于是这把宝剑在沉香面前,变成一只净坛使者用来搓澡的丝瓜瓤。
“你这呆子!拿这种东西糊弄徒弟!俺老孙特地从天上搞来礼物给徒弟,沉香你感动不?”
“大师傅,我突然觉得这些东西好像是偷来的。”
沉香说着就要把剩下的瓶瓶罐罐加斧头塞给孙悟空
后来沉香才知道孙悟空带来的那些糖豆子是天上的太上老君的丹药,至于为什么知道;完全是半夜三更的肚子疼闹得,他一边听着孙悟空念叨半仙的身体怎么会消化不良一边疼得打滚。好在最后熬过去了,第二天醒来;沉香觉得自己身子轻松的不像话,走起路来感觉就是在飘。
“大师傅,我是不是死了啊?”
沉香对于自己的状况很惊慌,以为自己变成了鬼。
“你见过鬼有影子吗?”
孙悟空拿着一只油桃,咬的咔嚓咔嚓的作响。
日子过的很快,沉香在一边跟着两个师傅学武一边在老庙祝的教导下读书;到了十四岁,长成了一个俊俏的漂亮少年。
孙悟空每每在他读书的时候一边感叹时光飞逝,乖宝宝也长成半大小子了。
沉香从来不问父母的事情,也从来没有谁给他提起;这不代表他不会想,毕竟不是谁都是像孙悟空那样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他有时候会想,为什么自己的父母要抛弃自己?是不是自己的出生是个意外?所以让他们讨厌了?
总是呆在净坛庙里胡思乱想,沉香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向两位师傅提出想出去游历,净坛使者瞬间哭的稀里糊涂;一叠声的说徒弟大了,不要师傅了云云。
最后还是孙悟空笑骂一声呆子,不是还有师兄陪你唠嗑吗。才止住哭声,抽抽嗒嗒的同意沉香离开净坛庙去游历。
沉香就这样离开净坛庙,四处游历。他看到尘世的花开花谢,看到有的人为了一个不能实现得承诺坚持着守候;看到被抛弃的女子无奈的哭泣,看到孝顺的儿女把老人伺候的如似珍宝。他看到在净坛庙永远不可能看到的人事百态,迷茫过、愤怒过、纠结过、痛苦过。直到他来到华山遇到愚公一家的时候,依旧没有让这些感情平复;也许这就是人应该有的情感吧,沉香想。
因为眼前的大山让两边的人见一面都要绕上一圈路,不但耗时间而且山间毒蛇虫蚁众多;愚公一家决定在山腹挖出一条宽大的隧道,方便两边的人走亲访友。
这无疑是一个浩大的目标,愚公已经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依照他的这种计划,只怕是有生之年都不可能完成。沉香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老人回答:我不是还有儿子、还有孙子嘛,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有心坚持就一定会成功。
愚公一家的挖山行动惊动了天上的神仙,那一天风云变色;天神站在高高的云层上,看到沉香也在其中的时候;他一改来时的威风八面,满目伤感。
“你还是来了。”
他说。
沉香一头雾水,但是直觉觉得这位天神知道自己什么事情;或许是和自己的那两位不靠谱的师傅认识?那么求个情请他放过愚公一家应该......可以吧,沉香不确定的想。
“请天神慈悲。”
沉香跪下恳求,他觉得给神仙下跪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天神看着他,许久才说了一句话。
“我不能放了你娘,你还是回去吧。”
“?!”
沉香猛地抬起头,他直直的看着天神;他在选择出来游历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在某个时候说不定能遇到自己的父母;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是在这种时候知道母亲的所在。
天神看他的反应,才知道沉香根本不知道自己父母的事情;然而话已经说出口,收也收不回来了。
“我母亲所犯何事?竟要被天神如此惩罚?”
沉香问道。
“你母亲私配凡人,犯了天规。”
天神说的极为艰难,仿佛每说一句;就是在自己身上划了一刀。
“我父亲何在?”
“五百年前故世。”
“什么?”
沉香不解,既然父亲是五百年前就已经故世;为什么他只有十五岁?不应该是五百一十五岁吗?
“沉香。”天神唤他的名字,他说:“你一出生就被你的母亲为了保护你而封印起来,直到她的法力不能维持封印;我便把你放到净坛庙外,让猪八戒收养你。你的母亲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的活着,所以;你回去吧。”
“我......”
沉香犹豫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眼前的天神不会欺骗自己,;但是母亲近在咫尺,他想见她;这种想要见到母亲的感觉,占据了他的主导思维。
“回去吧。”
“我知道自己的母亲犯了天规理应被罚,但是;能否请天神垂怜,让沉香见母亲一面。”
沉香说着磕了一个响头。
“你一直没有见过,不是也过的很好吗?”
天神问他。
“若是不知道,自是空想徒添感叹;如今知道母亲所在,又怎么能不想看一看自己的母亲。母亲辛辛苦苦的将我生下来,我不能逆天而为至少也要当着她的面唤她一声母亲。”
天神有些动容,他落到地上扶起沉香。
“沉香,我真的不能让你见她。”
“请天神垂怜。”
沉香又跪在地上,倔强的坚持。
天神望着他许久,站起身来。
“你何必固执。”
“只因那是我的母亲。”
天神不知道想到什么,有些烦躁的离开了。
沉香就此在华山下一直跪着,愚公说过;只要有心坚持,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他选择坚持,他相信只要坚持下去自己一定可以见到母亲。
这一跪就是三年,幸好他早已在两个师傅的教导下学过辟谷;倒也不觉得饥饿,只是风吹日晒终究是日益消瘦下去了。
天神再一次来到华山的时候,看到沉香这般神情委顿,瘦弱不堪的模样;脸上掩饰不住心疼的神色,他抱起沉香把他带到天上的住处调养了一个多月;才把沉香恢复到刚刚见面的时候的健康模样。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沉香问他。
“我......”
天神有些语塞。
“你和我的母亲是什么关系?你是母亲的哥哥??”
“为什么这么问?”
“除了这个,想不到别的了。”
“沉香。”
“嗯?”
“叫我一声舅舅,可好?”
“舅舅。”
沉香唤道。
天神听了这两个字,突然转过头不看沉香。过了很久,他回过头看着沉香。
“沉香,如果你见不到母亲;会不会恨舅舅?”
“我不知道。”
天神沉默了。
“以前有时候我也会想,为什么爹娘不要我了;是不是因为我不该出生,让他们为难了。”
“胡说!”
天神斥到。
“现在才知道,是因为他们不能亲自抚养我;舅舅,只是见一面也这么难吗?”
沉香问道。
“沉香啊,我怕你后悔啊。”
许久,天神才慢慢说道。
天神想到当年,他劈开桃山;只看见一块灵石静静的在水台上,没有母亲的身影。他怕,他怕沉香不能接受他的母亲早已经不在的事实。
“只要能见到一面,我绝不后悔。”
“你这执拗的性子,究竟是随了谁啊。”
在天神的默许下,沉香拿着孙悟空送的斧头劈开了华山;他高兴的冲进被劈开的裂缝,只看见一盏青色的莲灯在黑暗中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我的母亲呢?”
沉香回头问。
“她在那里。”
天神看着那盏青色莲灯,满目悲哀。
“你的母亲法力低微,我只能做到在她形神俱灭的时候;把她保留成这个模样了,只是在你之前;这灯从未亮过。”
神仙不能与凡人在一起,并不是因为所谓的逆天;修仙之时千难万险,而想要毁掉却是轻而易举。
与凡人在一起,一旦有了儿女;就意味着仙体法力随着子女的成长不断的衰弱直至枯竭,最终烟消云散。
“娘......”
沉香走过去,小心的捧起莲灯;轻声的呼唤。
“娘,沉香来看你了。”
莲灯发着幽幽的清光,笼罩住沉香的全身;仿佛是在拥抱他。
“娘,沉香过的很好;师傅们很宠我,舅舅很疼我;娘,沉香现在才来见你;让你担心了这么久,是沉香不孝。”
莲灯光芒忽然愈发的明亮了。
“娘,沉香会好好活着。”
听到这句话,莲灯的光芒又弱了下去。
带着莲灯离开华山的时候,沉香被一个少女拦住。
“你是那个把山劈开的人吗?”
少女问他。
“是。”
沉香回答。
“我的父母兄长当初去山那边看望外公的时候,在这山上被土匪杀了;那时候我就发誓,谁能铲平这山,就是丑八怪我也要嫁给他!”
少女说这话的时候,沉香满身尘土;看不出本来的俊俏模样。
“你是要我娶你?”
“你就是不娶,我也赖着你了。给你做奴婢也行,总之跟着你就行。”少女拉了拉肩膀上的包袱,说:“我叫丁香,你呢。”
“沉香。”
他回答。
沉香带着丁香回到净坛庙,在两个师傅和舅舅的见证下;和丁香成亲,净坛庙的所有人都很高兴只是舅舅似乎不高兴。
“舅舅为什么不开心”
“你难道没有想过成仙吗?”
“没有。”
“为什么?”
“神仙哪里好呢?”
是啊,神仙哪里好?他们可以主宰凡人的生死;却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他们拥有无尽的时间,在无尽的时间里失去了喜怒哀乐;还不如做一个凡人,匆匆几十年岁月;充实而快乐。
沉香走到人生的最后一刻,他看着丁香取出来放在床边的青色莲灯。
“娘,你该回家了。”
听了他的话,青色的莲灯绽放出光芒,;缓缓的漂浮起来,围绕着他转了几圈;飞出屋子,在夜色中慢慢的向天上飞去。
沉香笑着闭上眼睛,这一生;他知道,自己很幸福。

评论(1)

热度(12)